郑永年:南海问题上 是两种多边主义在竞争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郑永年:南海问题上,是两种多边主义在竞争

  [文/观察者网张菁娟 观察者网白紫文现场协助报道]“如果中美围绕南海问题陷入一场军事竞争,南海势必会演变成为中美两国军事冲突焦点,南海的军事对峙也会不可避免,南海会出现军事化的秩序。”在4月20日下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南海主题分论坛上,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这么说道。

4月20日,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举行南海主题分论坛。
4月20日,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举行南海主题分论坛。

  分论坛由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莹主持,出席论坛的嘉宾有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,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。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,印度尼西亚外交政策协会主席迪诺·帕迪·贾拉尔通过视频出席并参与讨论。

  郑永年在论坛上指出,美国希望“诱导”中国进入美国这一场军事竞赛,中国不搞军事竞赛,但也不怕军事竞争。

  “我觉得中国也有能力这么做,就是要避免跟美国的军事竞赛,不怕跟美国经济竞争,这一点很重要。”

  郑永年解释称,“中国跟东盟国家其实经济方面来看关系非常好,尤其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后,由于中国是开放状态下发展起来的,这使得其他东盟国家可以分享中国经济成果,这也就是为什么虽然去年新冠疫情很严重,中国跟东盟之间投资贸易,甚至是产业链,供应链,亚洲区域并没有受很大影响,不像中国跟美国,中国跟欧洲那样受影响,这跟亚洲国家的经济形态是相关系的,所以我把它称为中国跟东盟之间的经济型。实际上不是说谁主导谁,而是一种互相参与型的共同经济发展。”

  他强调,实际军事竞争从历史上看是一个零和游戏,中国理性选择把有可能中美南海之间军事竞争转化为经济竞争,因为经济竞争往往是双赢的。

  郑永年指出,军事竞争并不符合东盟的意义。经济安全也是安全,经济好了,日子会很好过,但如果经济不好,无论什么样的政治制度都不会好过,这是非常现实的。

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 图源:澎湃影像
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 图源:澎湃影像

  “我觉得在南海问题上,实际上今天是两种多边主义竞争。”郑永年指出,美国主要是排他性的多边主义,无论是印太关系也好,或者是侧重于民主同盟也好都是排他性多边主义,中国实际上这些年也在搞多边主义,但中国的多边主义却是包容式的。

  他强调,中国提倡的规则,是大家通过参与性共同讨论的好规则,包括“南海行为准则”(COC),之所以拖那么长时间,是因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把自己的规则强加给其他的国家,所以大家吵吵闹闹吵的时间长一点,吵出来这一种规则就是好规则,中国不受太多美国影响,根据自己的既定开放式的、包容式的多边主义,最后肯定会成为赢家。

  “南海合作是实现南海长治久安唯一选择”

  对于南海形势的分析,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对郑永年教授的看法表示认同,他同样认为南海形势出现的一些令人不安的变化,主要是美国因素。

  上周四(15日),美国海军官方网站发布的照片显示,4架全副武装的美国空军F-16战斗机12日从日本北部的三泽空军基地起飞,历经数百英里的航程后,从位于南海的美国海军“罗斯福”号航母打击群上空飞过。而就在美军海空联合演习当天,中国航母与美国航母处于同一片海域。

  吴士存指出,去年美国军机,各种侦察机,战斗机飞跃南海上空全年超过六千架次,海上航行自由行动2020年达到9次之多,均是在南海针对中国的。

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、中国—东南亚南海研究中心理事会主席吴士存
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、中国—东南亚南海研究中心理事会主席吴士存

  印度尼西亚外交政策协会主席迪诺·帕迪·贾拉尔认为美国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美国觉得中国威胁到了美国,但它错了。

  “美国原来是世界第一,是世界军事大国,就觉得印度尼西亚或者是日本,其实都比不上中国,它没有办法挑战美国霸权地位,所以美国会紧张,这应该是目前地缘政治冲突方面所关注最主要核心问题。”贾拉尔说道。

  尽管美国一直“关切”南海,吴士存认为,目前南海形势基本稳定呈现趋稳向好态势,到目前为止这一个大的方向还没有变化。比如说去年以来中国和东盟国家克服新冠疫情带来的挑战,围绕行为准则,虽然实体会开不了,但通过线上的方式到目前为止还进行了三轮的工作组层面的磋商,围绕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(DOC)框架下海上合作进行了对话。

  在他看来,南海合作是实现南海长治久安唯一选择,有关国家应该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,聚焦功能性领域的合作,着手推进海洋生态环保、航行安全、渔业资源保护等低敏感、容易操作的领域。特别是针对资源衰竭、生物多样化退化、海洋塑料垃圾等区域性挑战展开合作。同时,以提供公共产品服务为导向来逐步推进岛礁去军事化和民事化,提高海上救援民事服务功能。

  “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应该有一个新的时间表和战略图。”吴士存指出,2018年,中国曾承诺在未来三年内完成COC磋商,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等外部因素干扰,今年年底之前或无法完成磋商。

  他强调,“2022年疫情过去之后加快进程还有可能。20年前签署DOC,20年后我们签署COC,它的意义在这儿。”

  “推进南海合作,东盟和中国需缓和紧张局势、建立信任、解决争端”

  作为博鳌亚洲论坛创始成员国之一,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也表达了同吴士存一样的愿景。她希望在2002年宣言的基础上,在2022年完成并签署海南行为准则。

  阿罗约谈到,沿海地区最先进的合作领域是贸易,特别是区域综合经济伙伴关系和“一带一路”倡议。特别是我们的海上丝绸之路项目,但是尽管南亚“一带一路”港口项目进展顺利,在南海周边却没有类似的项目和举措,这一切把我们带到论坛最关键的部分。要使南海合作在许多方面取得重大进展,东盟和中国需要在缓和紧张局势,建立信任和解决争端方面取得进展,而不是发生冲突或敌对威胁。

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发言
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发言

  她表示,在南海竞争的担忧出现之际,真正应该讨论、关注的焦点该放在全球推广新冠疫情之上。因此,东盟等地区国家应在抗疫方面做出努力,促进抗疫合作在疫苗供应上面积极开展合作。

  “相信在东盟国家还有中国,以及其他国家的支持之下,这些主要的疫苗供应国的直接支持之下我们可以加强合作,寻找途径,提高疫苗推广的公平度和速度,特别是为本地区的穷人提供疫苗,”她指出,这一过程会包含交换信息,说明各个国家在推广项目方面取得的早期积极进展等等工作,而这些进展是能够提高民众信心水平一个非常关键的基础。

  她称,菲律宾方面曾提出不管菲律宾和中国有什么分歧,都不会妨碍两国双边友好关系得到总体积极的发展,并且两国还将在深化合作抗击疫情,包括疫苗合作以及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这些方面进行合作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来源:新浪网